短篇辣文公车轮流 > 都市小说 > 逆流纯真年代 > 正文 第602章 这一天那些熟人在想什么
    临州市市郊。

    三年多前,也就是市场经济地位刚刚确立的1992年,这里曾有一家租在民房里的何氏原材料加工作坊。

    三年多后,何家作坊已经是一家小有规模而且生意兴隆的加工厂了。

    正式名取了叫做莲花加工厂。

    工厂的老板叫何老蔫,有两个儿子,莲花是他家小女儿的名字。

    三年多前那回,自认老谋深算的何老蔫,被一个心眼针尖大的小子坑算了,傻不愣登丢了大好的赚钱机会不说,还落了自家姑娘许久的埋怨。

    话说后来工厂之所以取女儿名字,多半原因,就是当爹的为了讨好。

    但是回头想想,其实正是那小子给了当时困窘的何家作坊一条生路,送给何老蔫创业起步阶段,最难得的两样东西:名声和客户。

    这一点,何老蔫心里一直是清楚的,所以这三年来对那人虽然提及必骂,但心里,其实还是感激更多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,一身皮鞋、西裤,短袖衬衫加领带,何老蔫靠在躺椅上,听着动静,悄摸把盖在眼前的报纸挪下来,偷眼看了看如今已经十八岁的小女儿何莲花。

    女儿正拿大青瓷杯给他泡茶。

    “莲花啊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嗯?!?br />
    “看过了?”何老蔫晃了晃手里的报纸,刷啦啦响。

    从女儿的神情里,何老蔫知道她看过了,坐起身指着报纸说:“莲花你看,爹当初说得没错吧?这小子他玩的路数他就不是个正人?;勾蚶啄?,他怎么不当龙王爷去啊,猪头肉吃个够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一半,何老蔫顿住了,因为何莲花搁下暖瓶,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咋了?人家都担心死了,爹你还说风凉话?!”

    十八岁的何莲花说话间恍惚还是当初那个在楼上听声就出来喊“澈哥你来了,等等我穿衣裳”的十五岁小女孩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爹意思不就想跟你说,幸亏咱莲花当初没给他勾搭走嘛?!焙卫夏枳匀徊皇钦娴暮拮沤?,盼他倒霉,只是想着先借机平了多年的家务事,就又说:“瞧瞧,还怪爹不?”

    何莲花不吭声,只把嘴唇撅一下,端起青瓷茶杯转身“哗啦”一声,干脆利落地,就把亲手刚泡好的龙井茶,连茶水带茶叶,都给倒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?!蹦强墒堑氐赖牧虏?,何老蔫心疼一声。

    “以后要喝自己泡?!焙瘟ā绑啤币簧巡璞呕刈郎?,转身气鼓鼓快走几步,又回头,委屈加着急说:“谁还怨你了?!……再我又没去找他,知道了我也没去,你就不能盼他点好???!”

    说完抽一下鼻子,“小心他是真的,咔嚓,哼?!?br />
    如今已是小家碧玉似的何莲花说完裤脚宽边儿带风,拧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何老蔫只得苦笑,想了想,眉眼舒展,“我家莲花懂事了?!彼恢币晕遣恢涝趺慈フ夷?,却原来只是没去找。

    当初哭鼻子怨爹的小莲花长大了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那会儿宜家果美打仗,日常节俭的女儿突然间开口要买这个,又要买那个的,原来心里都有数,更有分寸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家莲花总算不会被那个混账耽搁了?!?br />
    “真是个混账啊?;褂?,话说你打仗那会儿,我自己,再我认识的,能支使得动的人,可都是花钱站你这边的啊……臭小子,竟然真的招完就躲了?!?br />
    高攀不上咯,但至少问心无愧,何老蔫自个儿嘀咕了一声。

    再想想,猛地又抬头,冲门外喊:“放心啊莲花,那混账精着呢。怕只有他又算计别人……哪来别人算计他的份哦??刹挥锰嫠??!?br />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相对而言,茶寮人是真不怎么担心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有点惊讶,然后就决定信了。

    茶寮人对江澈的盲目信任本就是不可理喻的,而在宜家果美交锋那一次后,更变得无法撼动。

    十岁的曲冬儿这会儿已经准备下半年去上初中了,最后一点时间,日常就呆在家自己看看书。

    哞娃和豆倌几个从院外跑进来。

    “冬儿?!倍官钠跤鹾八?。

    曲冬儿扭头,“嗯?

    “江老师,江老师不会有事的哦?”

    “不会啊?!?br />
    “嗯,但是刚才杏花……杏花婶路上说,要是真有事才好呢,真有事,那混蛋就可以滚回茶寮了,你说呢冬儿?”

    “欸?”曲冬儿眼睛亮一下,想了想,认真点头,“是啊,是啊,那多好,可是不成啊,杏花婶怕是要落空了?!?br />
    她说着有点遗憾的样子。

    并不知道自己路上嘀咕的话已经被孩子们听去了,议论上了,杏花婶独自出门过了南关江,一边往老村山上走,一边还想着今早听说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哎哟,我的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悔,杏花婶后悔大了,什么打雷下雨的,她不关心,她就记着人说韩立大师拍肩膀包生儿子,一拍一个准。

    拍别人都准,那他自个儿呢?

    肯定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上坡,直起身,杏花婶抬头看了看泥石流后已经修复,当初用来充作村小的那个院子,再某个小窗口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,当时就不听他讲什么破道理了?!?br />
    杏花婶气鼓鼓骂一声,小心着,声音不敢大了……

    因为她这个事要是漏出去,大概就是茶寮村史天字第一号的惊天大秘闻:想当初,她可是背着全村人,半夜摸门去教过那小子茶寮土话的,她都上了床了。

    “晚了,晚了?!?br />
    杏花婶想着晚了的时候,作为茶寮运输队队长的马东强并不这么想,他这会儿正独自蹲在院子里,在他当年那台如今已然被当作历史文物的破拖拉机旁边,默默抽着烟。

    “气功大师啊?!?br />
    马东强听说这消息之后立即想起来一件事,当初,江澈曾经用玩笑的口气跟他说起一门气功,叫铁裆功,叫他可以找来练一练。

    “练一练么?不晚吧?”近一年来已经越来越力不从心的马东强低头看了看裤裆,一阵害怕,又一阵纠结:

    “江,不,是韩立大师叫我练啊?!?br />
    庆州。

    十六岁,身高一米八四,第一次被国家队征召试训,虽然只是带着,陪国家女队练一练,周映依然戴上红绳手串,开心得哭了一夜。

    她记着呢,要打奥运会,拿金牌。

    到时候,江老师会来……

    嗯,2ooo在悉尼,2oo4在哪呀?

    江老师,呃,韩立大师,是不是飞来?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