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太太掏出手绢帮他擦,问怎么样,曾先生勉强摇摇头说没事。高雄对曾太太说:“阿赞布丹说,给曾先生驱邪有两种方法,一是他体内的阴灵可以彻底禁锢,把阴灵都附在这块水牛眉心骨的佛牌中,但今后曾先生再也不能吃任何肉类,只能食素,最好再多念佛经,身体就会很快恢复健康?!?br />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曾太太犹豫片刻,说可以,命都快没了,少吃肉有什么难的,再问第二种方法是什么。

    高雄说:“阿赞师傅也可以用法术暂时将这些阴灵的怨气压制住,但效果能坚持多久,不敢保证,也许几个月,也许几年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。曾先生可以继续吃肉,但如果还在吃那种活物的菜,或者经常指杀,导致阴灵再次怒,到时候恐怕就会更严重,也许施法都来不及,你们自己选择?!?br />
    听了这番话,我心想肯定是选第一个啊,都折腾成这样了,难道还能走回老路吗。没等曾太太回答,躺在地上的曾先生用微弱的声音说:“选第二种?!?br />
    大家都很惊讶,不光我,连高雄都忍不住问:“有没有听错我的话?第一种是——”没等高雄讲完,曾先生抢过话头:“高老板,你刚才说,这位法师用法术暂时压制的话,也许能坚持几十年?”

    “那都是猜测,”高雄说:“也许只能坚持几个月,你不要往最好方面想,得做好全面的心理准备!”曾太太也说没错,这是人命关天的时刻,可不能冒险。

    曾先生问:“能坚持几十年的机率有多少?百分之五十有吗?”高雄笑着摇摇头,说这可说不准,又不是猜拳,哪有具体的数字可循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再冒险啦,少吃肉有这么难,命都可以不顾?”曾太太焦急地说。曾先生说不是没肉不行,而是他已经习惯了四处寻访美食,要是以后再不能天南海北地吃这些另类菜肴,他甚至觉得人生都没了意义,也不知道赚钱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曾太太非常生气:“你的人生就是吃?有没有为家人和孩子考虑过?你赚钱只为了自己开心舒服吗?这几年孩子学习补课你有没有问过半句,还不都是我!工厂的业务全交给我打理,你什么都不管,一年有三百天都在外面找吃的,上辈子是乞丐还是猪?”

    没想到,曾先生比她还愤怒,说每个人都有爱好,他唯一的爱好就是这个,连第二种都没有,难道就不能满足。曾太太说你这个爱好就占据了你生活的全部,哪还容得下什么第二种。两人争执不停,阿赞布丹看看半空中的月亮,我抬腕看了看表,已经是十二点四十多,就提醒高雄。因为午夜是指子时,从半夜十一点到凌晨一点,也是一天当中阴气最盛的时刻,过了凌晨一点就算丑时,施法效果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高雄插言:“你们快点做决定,过十二点就不好了!”曾太太还想说什么,曾先生把手连挥,说就这么定下来,曾太太气得直哭,在阿赞布丹面前拦着不让他施法。阿赞布丹满脸疑惑,不明白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我连忙把她抱过去,说这样可不行,不管你们做什么决定,总得有个结果出来,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只能明天,你们先商量好。曾先生说:“别管她,听我的!要不然我就不配合施法,干脆死掉算了!”

    曾太太很不理解地看着丈夫,最后转身就走,靠在车门上生闷气。别说她,连我也不理解,很难想象一个人能为了美食而冒重病甚至生命危险,还真是少见。但又想,癖好毕竟是癖好,那么多好赌好烟酒的人,也有置健康于不顾的,哪怕被医生下达最后通牒让戒酒戒烟也没用。曾先生让我们赶快施法。高雄说:“好吧,这个决定是你自己做出来的,我已经提前说清楚了?!痹壬行┎荒头?,连连举手。阿赞布丹继续施法,曾先生平躺下来,闭目深呼吸,阿赞布丹将佛牌交给高雄收好,只用右掌压住曾先生的额头,念诵经咒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曾先生的全身扭来扭去,又开始学动物叫,这回是羊,但声音很怪,好像是正在被宰的羊,叫得非常凄惨。虽然我从没听过杀羊是什么声音,但觉得这应该就是。随后几分钟又变成猫叫,这种声音我听过,以前家楼对面住着一位离婚的中年酒鬼,家里养了只前妻留下的老猫,那家伙喝多就打猫,叫声特别惨,我这辈子也忘不掉。后来那猫活活被酒鬼给打死,而酒鬼也在那年冬天醉倒在雪地里冻死了,算是报应吧。

    猫叫几分钟过后,曾先生抻长脖子,又改成大鹅惨叫,同时翻身朝下,双手在脑后用力抓,好像有什么东西骑着他脖子似的。再后来他又做出很高难的动作,身体扭成s型,而且不停地翻来翻去,边翻还边扭着,但没声音。我疑惑中忽然想到这不就是蛇和蜈蚣吗?小时候在野外抓到蜈蚣或蚰蜒等长条型节肢动物,就会找来长长的细棍扎进它们尾部,这时虫子就会做出这种动作,痛苦地扭来翻去,跟曾先生现在一样。最后,曾先生仰面朝上,脖子伸得老长,左右探出,四肢乱舞,看来就是甲鱼了。我听到清楚的格格声,好像是曾先生的颈骨在响,他的脖子越伸越长,仿佛有人用力在拔他的头。

    我很担忧,曾先生的脑袋不会被拽断吧?这时,曾先生全身像泄了气的皮球,瘫在地上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阿赞布丹站起来,停顿几秒钟,径直走向汽车,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。曾太太见状连忙跑过来,抱着丈夫唤他的名字。高雄说:“施法已经结束,我们把他弄进车里,可以回去了?!蔽颐侨斯餐鹪壬?,左右扶着他,仍旧由曾太太开车回到市区的曾家。